您的位置首页 > 资讯 > 苏州

茅盾文学新人奖得主房伟:山东汉子也有江南情结

  人物档案

  房伟,1976年出生于山东滨州,文学博士,教授,现执教于苏州大学文学院。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,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,曾于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等发表文艺理论、文艺批评及诗歌、小说计300余万字。近日,房伟获得第三届茅盾文学新人奖,其中篇小说《猎舌师》摘下第十八届百花文学奖。

  下午两点,苏州大学传媒学院的咖啡厅里弥漫着的不只有咖啡的香气,还有学术的味道。在众多人当中,我们发现了房伟教授的身影,他正在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辅导论文,分享着自己的观点。

  其实,今年仅是房伟来到苏州的第三年,生长在山东的他称自己为“北人南渡”:“2016年,我从山东师范大学以高聘教授的身份被苏大作为人才引进而来,我被这里的文化氛围吸引,所以才举家从山东来到苏州。”

  来苏州任教前,房伟并没有来过苏州,到底为何愿意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?他说:“对于学术研究、文学创作而言,地域经验挺重要的。不同地域的文化,可以促进和激发学术、创作灵感。我主张到不同地方,看不同的风景,读不同的书,写不一样的文章。”

  事实证明,生活环境的变化,的确能起到激发灵感的作用。2016年至今,房伟创作长中短篇作品近30篇。

  苏州在房伟眼中,是个人杰地灵、文气丰沛的地方,十分适合做文学、文化方面的研究工作:“虽然作为一个山东大汉,但我喜欢苏州的小桥流水、吴侬软语,特别喜欢苏州的雨,像油一样,细腻、柔和。江南文化是会慢慢浸润心灵的。”

  北方金戈铁马的大开大合,南方小巷深处的文化风味,都在影响着、激发着房伟的创作。此次获得第十八届百花文学奖的《猎舌师》中,集结了20多个有关历史、抗战文化的中短篇,其中有4、5篇故事发生在南方城市:“如今,我的文字更加细腻,视野更加开阔,而且从新苏州人角度再看山东,或许也会有不同感受。”

  历史题材作品的撰写,来源于大量历史资料的积累。对于学生时代就是历史课代表,现在又从事史料工作的房伟来说,这一点似乎并不那么困难。但是如何把从知识当中汲取的养分转化为自身创作?

  “《猎舌师》中,有一个故事就建立在1938年军统投毒案的史实基础上,我借此表达了家国情怀。与此同时,我还写到了一位日本总厨师长和淮安菜厨师的比拼。”房伟解释道,“美食背后实际上就是文化,当两条线索交织,共同反映出的是有关人性的问题,同时还很有趣。”

  在房伟看来,从文献到创作,是一种“形象化”的过程,毕竟文学作品要靠人物形象说话:“好的故事、丰满的人物、精彩的细节,是文学本体的东西,所谓历史理性思考、哲学变化、资料积累,只是潜移默化的背景,不能喧宾夺主。比如钱钟书的《围城》,也有很多知识成分,但人物形象生动,让人记忆深刻,这才是好的学者文学的路子。”

  作为作家,房伟善于研究人与人性。他认为只有人性的故事,才能超越时间浪潮对故事本身的损耗:“我们10年前阅读一些文章觉得挺好,如今再看,当时时代记忆的东西没有了,就不觉得那么好了。但如果描写的是普遍的人性,比如福楼拜的《包法利夫人》,百年后再读依然感动,因为他写爱恨情仇,写人性在利益前的变迁,这才是更普遍化的人性。”

  心灵贫乏导致故事贫乏。房伟建议创作者多走多看、多读多思:“我感谢生活,感谢所有的经历充实了我。”

  房伟坦言,

  曾经的投稿过程并不顺利:

  “有人觉得我的写法挺怪,

  不太能接受。

  但我还是不断积累、摸索,

  逐渐得到了一些认可,

  作品的转载率也比较高。”

  创作是孤独而又痛苦的,

  茅盾文学新人奖以及百花文学奖

  的意义于房伟而言,

  更多的是鼓励,

  让他能够继续坚定地

  在这条路上走下去。

  而“作家”与“学者”的双重身份,

  也让房伟对自己有了更高要求:

  “教学生、做研究是我的本分,

  同时,我也有强烈的创作和表达欲望。

  希望未来能将创作和研究统摄起来,

  让两者调整到比较好的状态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