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 > 资讯 > 苏州

攀岩即信仰!中国攀岩先驱者和苏州的不解之缘

  近日,第91届美国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

  获奖影片《徒手攀岩》在中国上映。

  这部由金国威与伊丽莎白·柴·瓦沙瑞莉

  共同执导的影片

  记录了著名攀岩大师亚历克斯·霍诺德

  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和防护设备、

  仅凭四肢挑战登顶“攀岩最高峰”

  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3000英尺高“酋长岩”的全过程。

  影片中所展现的

  巍峨耸立的酋长岩风光,

  与亚历克斯为梦想拼搏的无畏勇气,

  给予了观众视觉的刺激与心灵的震撼,

  同时也为观众展示了一个运动项目——

  攀岩。

  攀岩,

  又称“岩壁上的芭蕾”,

  是一项从登山运动中

  衍生出来的竞技运动项目。

  而在我们苏城,

  就有这么一位攀岩大咖,

  也是我们中国的攀岩先锋者之一。

  当看苏州记者见到这位中国攀岩先驱者的时候,刘常忠正在给一位学员做技术要领的指导,穿着一件普通的黑T恤的他,显得身型更加瘦削。他告诉记者:“独墅湖场馆的路线难度比较高,主要是为有一些底子的玩家或是成年体验者准备的。”

  “赤脚大仙”的崛起

  而刘常忠与攀岩的缘分,则要从1995年说起。

  那一年,刘常忠在中考的第一志愿落榜后,选择了进入南方工业学校(江西赣州)读地质专业。而登山、攀岩这些是地质工作者必备的技能。在学习攀岩的过程中,由于他先天素质很好,身体的力量、柔韧性、身高体重比都非常理想,当时的教练丁承亮就问他想不想加入学校攀岩队。

  刘常忠觉得加入校队很光荣,而且又能锻炼身体加学分,就加入了校攀岩队,因此开始了自己的漫漫攀岩之路。

  1996年9月,参加攀岩训练仅8个月的刘常忠参加了河南辉县的全国攀岩锦标赛。决赛中,他用7分钟的时间完成了76米的自然岩壁攀登。因为整个过程都打着赤脚,被圈内誉为“赤脚大仙”。这位“赤脚大仙”虽然训练时间不长,却打败很多前辈并获得了比赛第二名。

  第二年,刘常忠参加全国邀请赛,并再次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。然而他对这个成绩心有不甘,苦练一段时间之后,再次参加比赛却只得到了第三名。

  从那次比赛开始,刘常忠从机械地接受指挥训练,转变为开始主动思考训练方式和效果,并尝试挖掘出更多攀岩的乐趣。

  1999年,在中专毕业之后,刘常忠放弃了当时很多人渴望的铁饭碗,而是怀着对攀岩的热爱,只身前往上海,进入上海恒毅攀岩馆,同年第一次获得了个人全国冠军。自此,他先后共获得全国冠军20多次,并且在2001年成为国家攀岩队队员,次年,成为了国家攀岩队队长,并完成首个完成阳朔大榕树三号线5.13C难度,被称为"中国攀岩第一人"。之后的日子里,他保持了中国竞技难度攀岩记录12年。

  “攀岩之道”是我的路

  2008年,刘常忠从国家队退役,从运动员转型为教练员。在这个阶段,刘常忠遇到了选择上的困难:到底是开攀岩俱乐部还是开攀岩学校?

  在刘常忠看来,他在国家队的时候,国家在训练上为他投入了很多资源,让他不断地学习和成长,退役后,他理所应当回馈攀岩这项运动,如果能对攀岩运动的普及推广、行业发展、培训体系有所贡献,这也是对他自己的“交待”。为此,他还将自己的房子卖掉,全身心投入进攀岩教育这个事业。

  “我觉得,我的路就是攀岩之路”,刘常忠告诉记者:“那个时候真的是一腔热血,你现在再让我做这样的选择,我也很难说会不会这么做了,不过总算现在结果是好的。”

  然而,一个好的运动员不一定就是好的教练员,刘常忠最开始是在上海开办针对成年人的攀岩培训班。然而,在他看来特别简单的动作,很多学员却怎么都学不会。

  在各种“撞墙”之后,刘常忠意识到:在攀岩运动中,这个动作叫什么?怎么去定义、怎么去拆分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达到目标?攀岩运动的技术体系是怎么样的?应该从哪个方向切入?怎么划分学习的阶段?新人学习的时候应该从哪几个方面起步……这些东西都不是一句话能解决的。

  在当时,国内的攀岩运动并没有现成的可以借鉴的资料,刘常忠决定自行研究。他在最基层的教学实践中,将一个个动作不断地细化,一点点整理、拼接,建设着攀岩运动的技术体系和教学体系。2012年,《岩之有道:刘常忠教攀岩》一书正式出版,以图文并茂的方式细述了攀岩的形式、训练方式和攀岩之道。

  与苏州的不解之缘

 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最后选择了在苏州发展的时候,刘常忠笑了一下:“最开始其实是因为苏州距离上海非常近,我最早的发展就是从上海开始的,那时候也来过苏州好几次。现在是因为我喜欢苏州,不论是苏州的环境还是苏州的人,我觉得都很好,尤其是苏州的文化,源远流长,非常吸引我。”

  虽然从幼年到老年都可以参与攀岩这项运动,但在刘常忠眼中,培养青少年对于攀岩的兴趣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,在上个月的攀岩世界锦标赛中,中国姑娘牛迪获得了速度攀岩的亚军,也就提前锁定了明年东京奥运会的资格,而牛迪就是刘常忠攀岩学校的第一届学员。

  “其实在我们苏州,很多人都对攀岩很感兴趣,尤其现在攀岩是奥运项目,前景广阔。我们现在的两个场馆活跃会员都超过了1000个,而且我们马上又要新开两个场馆。我也是希望能够给苏州,给中国培养出更多的攀岩人才。”刘常忠告诉看苏州记者:“在这次的亚洲少年攀岩锦标赛当中,我们馆里就有两个获得了名次,而且有4个入选了国家队。而我们的覃迪教练,他是入选了国家队的教练团。”

  攀岩即信仰

  在刘常忠看来,近几年,虽然攀岩已经被更多人接受,但是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攀岩仍是"危险"、"死亡"的代名词,"我现在的想法就是让更多人了解攀岩,解除他们对攀岩的误解。"刘常忠解释,攀岩集旅行、休闲、娱乐、运动、健身于一体,可以教会一个人认识大自然,反思自身,感受生活的乐趣。

  刘常忠告诉记者,攀岩让他学会与自己相处,接受不完美的自己,也让他学会正确选择,不去做无谓的坚持,更让他学会如何从大格局思考。他自己为公司设计的标志是一只向上攀登的蜗牛,蜗牛虽然很慢,但有信念,最终会到达胜利的终点。

  对于刘常忠来说,有一种力量一直支撑着他走到现在,并且会一直走下去,那就是信仰的力量,而攀岩运动就是他的信仰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