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 > 资讯 > 苏州

悬壶济世70载,苏州这位老中医被国家“相中”了~

  师从吴门名医,一生以治病救人为己任,即便到了耄耋之年,依然带病为乡亲父老看病,还常常不收一分钱……在相城区阳澄湖镇的湘城老街上,89岁的龚正不计个人得失,默默守护百姓健康的事迹被广为传颂。

  行医70年来,他不忘医者使命,坚持修医德、行仁术,造福一方百姓。凭借着在卫生防疫工作中的突出表现,他曾获得卫生部“点赞”。可喜的是,今年他又一次被国家卫健委“相中”,成功入选“共和国名医——我从医这七十年”主题活动,成为了全国188位从医七十年的老医生代表之一。

01

  阳澄湖畔的湘城老街,

  南街40号,

  龚正老中医的家,

  一张老方桌,

  一支笔,一块搭脉枕,

  是老先生的看病工具。

  没有复杂的医疗器械,

  病人坐定,

  四诊八纲望闻问切,

  老先生要仔细聊,

  拿出病例摘录翻阅,

  仔细看病至少半个钟,

  才提笔开药方。

  1931年2月,

  龚正出生在阳澄湖镇的中医世家,

  祖上开药房。

  闻着中药味长大的他,

  从小就想做一名医生。

  “我想做一名懂药又懂医术的医生,

  很笃定,这就是一生的职业。”

  1946年5月,

  刚满16岁的他被父母亲送到苏州,

  师从吴门医派名医李畴人

  学习中医内科,

  从此走上了从医之道。

  “师傅对我们很好,一视同仁。那时候一个月的伙食是一袋大米,洗衣服什么的,都不用我们做,专心学习。”龚正回忆说,虽然是李畴人收的八名徒弟中年龄最小的,但并没有得到更多的偏爱。

  白天他和师兄们一起

  搬药、切药、炮制、抓药、抄方,

  晚上读《伤寒论》《金匮》

  《黄帝内经》《本草纲目》等中医学论著,

  还利用一切空余时间,

  研究为师傅抄下来的看病医案。

  复习理解师傅讲解的书中内容、

  辨病施治的一些方法及药理汤头与脉理。

  3年师满,龚正又师从唐祥麟先生,

  学习外科。

  “多学一点总归好的,

  中医博大精深,

  活到老学到老。” 02

  “家里还有药房,

  我就在药房里开诊所。”

  1951年,

  跟师5年的龚正学成出师回到

  吴县湘城开了自己的私人诊所。

  没多久,在党的领导和号召下,他放弃私人诊所,参加按“政府领导自愿结合、集体经营、民主管理”原则成立的联合诊所并任副主任,利用简陋的设施设备,开展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,及预防接种和血吸虫病防治工作。

  1952年,22岁的他开始接触西医,

  进入吴县中西医进修班,

  学习西医理论。

  1955年冬天,

  毛主席发出“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”的伟大号召。

  龚正就投身到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中。

  吴县是血吸虫病严重流行地区,

  作为医生,龚正以身作则。

  在政府的领导下,湘城镇血吸虫病防疫站走进农村田间宣传教育,管理好粪便,在农闲春秋两季,乡镇、大队、小队三级开展大规模查螺灭螺行动,每年二次,从不间断。乡镇医院、大队医务室集中收治血吸虫病人进行反复治疗,累计治疗约5000人次。每年全公社普查粪便一次,紧抓不放松,最后终于消灭了血吸虫病。

  1958年,

  政府成立了湘城公社卫生院,

  龚正被任命为副院长,

  之后,他着力培养农村赤脚医生。

  在那个缺医少药、疾病肆虐的年代,

  龚正常背着药箱,靠着一双脚,

  深入农村家庭、田间,

  积极宣教卫生防疫保健知识,

  还挨家挨户,亲自参与

  各种疫苗接种、口服麻痹症糖丸、

  改水改厕等卫生预防保健工作。

  那一年的冬末春初,苏州麻疹大流行,

  “我记得很清楚,一户人倆个小孩因为麻疹不治身亡,这是多么痛啊,对一个家庭而言。”龚老回忆说,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离去,作为医生的他们,内心无比的痛苦。

  为了控制住病情,

  龚正把自己“锁”在医院里,

  没日没夜研究“药方”。

  最终,他运用中西医结合的理念,

  并身体力行,控制了麻疹。

  鉴于龚正对血吸虫病、麻疹、乙脑

  防治工作的杰出贡献,

  1983年5月龚正担任吴县湘城公社卫生院院长;

  1984年10月中央卫生部颁发龚正

  “从事卫生防疫工作三十年”荣誉证书。

  1988年,他又获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证书。 03

  1991年3月,

  龚正60周岁,从医院退休。

  本该颐养天年的他,

  却“不安分”起来。

  “我能走能看,时间很宝贵,生命有限,我为什么不做点有意义的事。”退休后,龚正到苏州百年老字号中药店——沐泰山堂坐诊。

  这一坐,就是十五年。

  在不坐诊的日子里,

  龚正也在阳澄湖镇的老宅里,

  为街坊邻居开方子。

  面对困难的患者,

  龚老分文不取,还免费赠药。

  收受病人红包和拿药品回扣,

  一直是龚正深恶痛绝的事情。

  他说:“病人生病已经非常不幸了,

  为了治病可能都已经花光了家里的钱,

  有的还负债累累。

  作为医生,

  应该用最简单、最便宜、

  最有效的方法为病人治疗。”

  “医者父母心,

  医者治疗要有救苦之心。”

  在龚老的每一本看病日志本里,

  都写下了他的座右铭。

  当问及,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也恰逢他行医70年,有何感想时?

  89岁的他竟悄悄落泪了。

  “新中国改变了我们的命运,

  作为医生,我们要救死扶伤,

  尽心尽力为人民服务。”

  龚老说,

  中国的西医发展很快,

  他希望中医也能更好地传承

  并发扬光大。

  耄耋之年的他,

  身患高血压、慢性肺阻、

  气管炎等十种疾病,

  因为患者有需要,

  他还坚持坐诊看病。

  龚正说:医生,是他的终生职业,

  和患者有感情,

  舍不得看他们病魔缠身,

  只要他看得、听得,

  他就会一直坚持下去。

  救死伤,扶生灵,

  悬壶济世然不慕名利者,

  才可谓真正的医者仁心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