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 > 资讯 > 时评

老师惩戒逃课学生被纳入信用“黑名单”,“打”错了地方

  今年5月,因用课本拍打逃课学生,山东日照五莲二中班主任杨某被学校停职一个月、取消评优,师德考核不及格;近两个月后,五莲县教体局追加处罚,要求学校新学期不再聘用该教师,并将其纳入信用“黑名单”。

  不仅丢了工作,而且被列入信用“黑名单”,这可能是公开报道的因惩罚学生被处理最严重的一例。

  身为老师的杨某,到底给学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,以至于受到如此严重的处罚?仔细阅读处理文件,仅有的表述是,杨某某让学生叫来逃课的两学生“在四楼门厅内用课本抽打,造成不良影响”,“身为教师,私自体罚学生,违反了学校及上级规定”。学生所受的心理或生理伤害到何种程度,不得而知,难怪有网友认为处罚过重。

  学生逃课在先,老师适当施以惩戒是职责所在,从惩戒方式来看,用课本抽打有别于拳打脚踢,后果可控,一般不会造成严重伤害。虽然现代学校教育不提倡体罚,但结合学生逃课问题来看,这位老师的行为并非不能容忍的。教育部门予以批评教育、警告一下是可以,但直接解聘,纳入信用“黑名单”,难免让老师寒心。

  再说了,老师惩戒学生无论是否合规,与个人信用有一毛钱关系吗?五莲县教体局这么干,让人觉得有滥用个人征信之嫌。

  不少网友也在为杨某喊冤。有网友留言,“如果老师都被这样处理,那我初高中的很多老师可以判刑了。”还有网友表示,既然不能打,建议逃课一同纳入征信档案。

  公众还担心,这样的处罚,会给老师带来压力,今后教育孩子会瞻前顾后,最后只会形成一个局面,除了正常的教学任务,老师啥也不敢管。一味放任,最终毁掉的是孩子。而这是所有家长都不愿看到的结果。

  教育确实不是件容易的活,一直存在不同观念。目前形成的基本社会共识是:我们反对粗暴的教育方式,严禁老师体罚学生,另一方面也要还给老师适当的教育惩戒权。

  实际操作中,教育部门和学校对老师教育惩戒权的宽容程序,很多时候并不取决于实施了什么的惩罚,而是看惩罚后学生和家长的反应。这样形成的后果是,哪怕惩罚很轻微,而反应很强烈,老师就要担责,这实际上是将风险和压力转嫁给老师。另一方面惩罚本身很严重,因为孩子没什么激烈反应,学校往往听之任之。这也可能为暴力教育埋下隐患。

  7月8日,中央发布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,其中提及,相关部门将制定实施细则,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。

  这个意见很及时也很有必要。让老师惩戒学生有章可循,既不至于因担心惩罚“过度”而当甩手掌柜,也避免任性而“越界”给孩子造成伤害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