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 > 资讯 > 热点

苏州集中宣判涉毒案件 高压打击毒品犯罪

  今天上午,市中院召开“6·26国际禁毒日”集中宣判及新闻发布会。此次集中宣判活动,是在省法院的统一部署下,市中院精心组织两级法院共同开展的。

  以上是市中院审理的两起重大毒品犯罪案件的宣判活动,其中被告人辛辰贩卖毒品氯胺酮7公斤,被一审依法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

  据统计,在6.26国际禁毒日前后,全市共有7家法院,将对16件毒品犯罪案件、25名被告人进行集中宣判。

  (资料图)

  据了解,2018年,全市法院共受理一审毒品犯罪案件510件,同比下降23%;审结509件,同比下降19%,收结案数均有较大幅度的下降,说明苏州市全面禁毒工作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效。

  其中,市中院共受理一审毒品犯罪案件34件,审结37件,依法判处被告人60名,在案件数和判处被告人的人数上同比增长42%和57%,说明大宗毒品犯罪仍处于高位运行状况。

  其中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被告人占到中院判处被告人总数的80%,对于重大毒品犯罪继续保持高压态势。

  就毒品犯罪案件的类型来讲,2018年,两级法院审结的一审毒品犯罪案件中,贩卖、运输毒品和容留他人吸毒案件占毒品犯罪案件总数90%以上,说明苏州地区仍然属于毒品使用的过境地和消费地。

  就毒品犯罪案件的地区分布来看,吴江、昆山两地法院审结毒品犯罪案件数,占到全市毒品犯罪案件数的43%,这两个地区是流动人口较多的地区,表明毒品犯罪与经济发展程度、人口数量特别是外来务工人员数量有着相当程度的关联。

  (资料图)

  当前全市毒品犯罪呈现出的特点:

  | 新类型毒品不断出现,具有更强伪装性和迷惑性。比如,含有可待因成份的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液(咳嗽水)、氯胺酮(K粉)、大麻叶、恰特草等新类型毒品正在不断地出现,这些新类型的毒品具有较强的伪装性、迷惑性和时尚性,在青少年群体中更受欢迎,也给吸毒人群的有效管控增加了难度。

  | 毒品的来源日趋多元化,出现从境外走私毒品的情况。去年市中院受理走私毒品犯罪案件达4件4人,所涉毒品分别是来自北美的大麻,来自缅甸的海洛因以及来自肯尼亚的恰特草,也使我市毒品犯罪的情况更趋复杂化。

  | 毒品犯罪的组织化抬头,青少年被指使参与大宗毒品犯罪。2018年审结的大宗毒品案件中,两名以上被告人的案件约占大宗毒品犯罪案件总数的一半,共同犯罪的趋势再次抬头。

  | 毒品交易与网络信息的深入融合,使打击难度继续增大。当前,毒品犯罪的被告人利用网络售毒、支付宝、微信等方式支付毒资、快递邮寄的方式交付毒品,形成了“交易不见面、人货分离”的网络交易特点,使打击取证的难度进一步加大。

  2018年,苏州两级法院依法从严惩处毒品犯罪案件,积极参与禁毒综合治理,工作取得新进展。

  第一,坚持依法严惩,充分发挥刑罚遏制、预防毒品犯罪的功能。将大宗毒品犯罪、职业毒贩、毒品再犯、累犯、指使未成年人贩运毒品的犯罪分子作为重点严惩的对象,其中对于罪行极其严重、主观恶性极大、罪证确实充分的毒品犯罪分子,坚决依法处以重刑直至死刑。

  第二,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,区别对待、宽以济严。在突出打击重点的同时,注重对罪行较轻且真诚悔罪的犯罪分子,或者具有从犯、自首、立功、坦白等从宽处罚情节的,依法予以从宽处理,最大限度分化瓦解毒品犯罪分子。

  第三,坚持证据裁判原则,严把毒品案件质量关。近年来,技术侦查证据在毒品犯罪案件的认定中日益关键,市中院与公安、检察机关加强合作,在技侦证据当庭举证、质证成为常态后,进一步探索视听资料的声纹鉴定工作,不断提升技侦证据的运用水平,夯实毒品犯罪案件的证据基础。

  第四,不断完善审判工作机制,提升工作质效。全市法院切实贯彻《禁毒工作责任制》、《苏州市禁毒工作三年行动计划》的工作部署,强化机制、压实责任。市中院在2017年成立毒品犯罪案件专门合议庭的基础上,继续抽调精干力量充实合议庭,并组织业务骨干参加工作座谈会、业务培训,不断提升全市法院毒品案件审理的专业化水平。

  第五,积极参与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禁毒工作新格局。两级法院充分运用审判资源优势,积极参与禁毒的综合治理。围绕“6·26国际禁毒日”的重要时间节点,积极组织集中宣判、集中开展禁毒宣传教育活动,形成全市打击毒品犯罪的强大声势。针对青少年群体,积极配合“6·27”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程建设,不断加大对青少年的宣传教育,增强青少年自觉抵制毒品的意识和能力。

  下一步,全市法院还将全力发挥刑事审判职能,继续严厉打击各类毒品犯罪,积极参与毒品犯罪的源头治理,为苏州创建全国禁毒示范城市提供更为有力的司法保障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